校花和男友约会时失踪,一月后被发现埋尸树林

校花和男友约会时失踪,一月后被发现埋尸树林

时间:2020-03-12 23: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校花和男友约会时失踪,一月后被发现埋尸树林

深夜奇谭

发布时间:16-11-08 15:33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清越 | 禁止转载

古良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去学校的小树林独自溜达。

小树林的沟沟壑壑、树影重重,每每都让她找到了在原始森林探险的感觉。

她从来不是个大胆的女孩子,也惧怕鬼神之说,但她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管不住看见坡就想爬上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一天,当古良在小树林一边自拍,一边感叹自然的美好,顺便沉迷于自己的盛世美颜时,她右手边的高坡上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人在快速地拨动树叶,听声音还是朝自己这边来的。在古良看来,这种声音尤其烦躁,比打扰她的清梦更可恶。

“谁在那里,能不能安静点?!”

回答她的是一阵突然的寂静,那人像是被惊吓到了。古良想象到了他石化的模样,顿时感觉心里甚是平衡。

哼,谁让他打扰本姑娘的雅兴来着。

但是,这句在她自己看来很有威慑力的话,并没有起到一分钟的作用,响动被压抑了不少,但又实在让人忽略不了。

古良的“你他妈的”的“你”字还没说完,那边就露出了半边人脸。

“唉,小姑娘,不要误会啊,我只是迷路了,想找你问问怎么出去啊……你们学校的小树林也太邪乎了,我本来想……”

这个大叔话可真多,自报家门就算了,连游林感想都要和她瞎侃一顿。古良生来便有自动过滤自己不想听的话的超能力,她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打量了这个离她五十米远,还固执地靠喊话交流的大叔。

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却不合时宜的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因为逆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古良并不想拆穿他,小树林的一边临近公路,经常有内急的司机滋养小树林的花花草草。她也不是第一回碰见这种场景,只是这么深入的还没见过。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应该是怕人看见影响形象吧。

西装真是个束缚人的东西……

待古良胡思乱想完了,作为背景音乐的大叔的声音也终于戛然而止。

除了开头那些话,古良只听到了,“啊?小姑娘?你怎么不回答我呀?这儿就你自己一个人吗?你经常来这儿吗?”

出于礼貌,古良倒是很乐意地陪他演了一出大戏,声情并茂地跟他说了出口之后,便推辞朋友在等她就匆匆离开。

之后小树林发生了什么,她便一概不知了。

被大叔打扰了雅兴的古良走在树林的小路上,不时用手里的枝条抽打着多出来的挡人视线的叶子。

因为无聊,所以,在那个拐角出现的姑娘,她记忆犹深。粉红色的纱裙子在她的眼前晃啊晃,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

啧啧,真是个漂亮姑娘啊……

不过,穿纱裙并不合适在小树林探险啊,当心被枯枝划烂啊。

当时天真的古良以为每个来小树林的女生都是为了瞻仰自然的风采,她哪懂什么浪漫风月,人约黄昏后的美好。

她只记得当她走出小树林的时候,身后正好有一群被惊起的飞鸟,与夕阳的余晖一起,构成了一幅相与还的景象。

古良清楚地记得,她怀着敬畏的心用手机摄像头捕捉了这一画面。

丝毫没思考一向安静的树林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动静……

丝毫没把西装、纱裙,和惊鸟联系在一起……

她一直觉得那天不过是她最平常日子中的一天,除了一个突然闯进视线的大叔。

“喂喂喂,你们听说没有?我一个外语系的同学告诉我,他们系的系花好像失踪了,家里人都快拿刀到校长办公室了!”

“多长时间了啊?”

“听我同学说,大概一个月了吧。你说,会不会是被谁给包养了,听说她作风一直不太好呢。”

“是吗,哈哈,如果这样的话,她……”

周六早晨,古良是被其他三个舍友议论八卦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腾”一下从床上惊起,顶着一头如同鸡窝的头发风风火火地去了洗漱间。进去的时候,故意用力带了一下门,留下一群惊愕的舍友,不知所措。

待用冷水洗了脸,稍微平息下被吵醒的愤怒时,她听见玻璃门外寝室老大的声音。

“唉……古良,不是我说你,你怎么不长一点心呢,学校发生的什么大事儿都一概不知。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们讨论的那件事都在学校贴吧炸开了。”

古良故意赌气没理她,心里愤愤地想着,关我什么事,失踪的又不是我。

随后她听见老大手机刷新消息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而起的,是其余三个舍友的尖叫。

“你看你看,最新消息出来了。说是……有人一个月前在餐厅碰见过系花!”

“这儿还有一个人!说记得系花朝着学校小树林的方向去了,下面还有一张别人偷拍的她的背影呢……粉红纱裙子。真是不愧为系花啊,连背影都这么销魂……”

隔着水流声和厚重的玻璃门,古良只听到了几个字。

粉红纱裙子……粉红纱裙子……粉红纱裙子?!

几个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古良边搓面霜,边假装镇定地走过来。她的那双手,一直在脸上搓啊搓、搓啊搓,像是要掩饰什么似的。

“照片呢?给我看看。”古良平静地问道。

“有没有正脸的?好让我瞻仰一下系花的风采。”她补充道。

“怎么样,漂亮吧?”老三得意地问道。

谁也不知道她得意什么。

古良蹙了蹙眉,几乎就在一瞬间肯定,照片上言笑晏晏的人就是那个她在小树林碰见的漂亮女孩。

“怎么,你见过她?”老大见她盯着照片看了好久,疑惑地问道。

“好像……见过。”

“那你有没有在小树林见过她?你不是经常去小树林吗?”细心的老二突然问道。

“没有。”

随后便听到了老三的一声“切……”。

老三说:“见过她的人多了去了,老四这个闷葫芦怎么可能提供关键线索!”

古良永远不会说出那天的事,她从来不是大胆的女孩。

一周后,学校发生了三件大事儿:校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校长召集全年级教师辅导员召开紧急会议;小树林被封。

系花被杀害了,有对小情侣在小树林看到被掩埋的尸体。七月的天气,一场大雨,足以让任何真相浮出水面。

尸坑并不深,但是地点巧妙,在一个高坡的下面,树木便顺理成了天然屏障。当警察询问小情侣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时,男的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女的霎时间红了脸。

警察无从下手,树木一直在疯长,盖过了所有原本该有的痕迹。

古良在看到校报的时候,半夜偷偷地躲在被窝里把空间里那张飞鸟相与还的照片删得干干净净,还反复确认了好几遍。

所幸还是有知情者,说系花和男朋友要在小树林约会,不幸却把自己约到了阴间去。

就在学生们都竖起耳朵打听系花究竟是如何香消玉殒的时候,校方却封锁了一切消息,一直以此事为题,要为学生讨回公道的学生会也没了半点消息。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平静,就像系花只是跟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三周后,罪犯落网,系一家贸易小公司的人事经理。

一辆车在路边停五分钟不奇怪,十五分钟不奇怪,三个小时就足以让调监控的任何人发现不对。

所幸,街口的那个监控终于派上了一回大用场,它代替所有人说出了真相。

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只是少了那顶黑色鸭舌帽。

警察推门而入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打扮娇艳的女人调情。

还来不及询问,他便全盘托出。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开车下班回家,突然一阵尿急,看路边有树林,便想着下车解决。

之后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粉红色背影,一直坐在石头上低头玩手机。女孩裸露着的细白的胳膊和长腿彻底刺激了他的神经。

据他陈述,他那天喝了点酒,不然也不会那么冲动。

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女孩身材高挑,一直不停地挣扎,惊起了很多飞鸟。可当时天色已显黯淡,没人发觉不对。女孩的尖叫声被扼杀在了他强有力的手掌中。

其实,女孩本可以不丧命的。西装男说他只想劫色,没想劫命。

一句“我记住你了,我男朋友家里很有钱,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句“身败名裂”,让他一不小心断送了她年轻的如花如纱般的生命。

“还有没有什么了?”女警察阴沉着脸问道。

“有有有,我想起来了。我刚解决完事儿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另外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好像正在自拍,长的也挺漂亮的。我还和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呢,我本来想对她下手的。可我离她太远,胜算不大。”

“而且……”

“而且什么?别吞吞吐吐的!”警察严厉地吼道。

“她和我女儿长的挺像的。”西装男赶紧答道。

“你放过了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另一个女孩子呢?”

“警察同志,你不知道。那个女孩子,一看就是混社会的,我享用享用怎么了?大不了给她点钱嘛,谁知道她竟然威胁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咕哝。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条生命,她再不堪,也轮不到你来结果她!”警察教育他道。

姓名:陈xx;

性别:女;

死因:窒息而死,全身多处擦痕瘀伤,遭性侵。

警察曾试图联系她口中的男朋友,既然去赴约,总该不会什么也不知道。

那个男生却矢口否认他与女孩的关系,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要在小树林见面的事。

此事至此告一段落。

没人知道,在女孩奋力挣扎的同时,旁边不远的树木后,有一双带着点兴奋的眼睛一直在窥视着发生着的一切。(文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标题:粉红纱裙子 作者:清越)